第六零五章 信你


小说:替补甜妃  作者:幻想会瘦
  穆一帆和安哲文赶紧上前去拉住穆冽宇。
  穆一帆嘶哑了声音,说道:“四哥,让嫂子试试!无论穆拓宇、韩依云打着什么坏主意,这孩子是无辜的!”
  安哲文显然比穆一帆更了解穆冽宇的心思,他说:“陛下,先别急着下做决定!总要试试!万一能保住呢?”
  这话果然就戳中了穆冽宇的软肋。
  不管这孩子是如何来的,这是他的孩子!穆一帆已经鉴定过了,准确无误!
  这是穆冽宇的第一个孩子!
  穆冽宇双手抱住头,缓缓蹲了下去。他内心有多痛苦有多挣扎,旁边三个人完全能体会得到。
  大家沉默了。
  林小娴默默运功,治疗着千凝。
  过了几分钟,千凝就醒了。
  林小娴的灵力,千凝很熟悉。还没有睁开眼,千凝已经知道是林小娴了。
  先前,穆一帆也用仙医的手段让千凝暂时清醒过。当时,千凝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去安哲文家,就又晕了过去。
  这一次,千凝能感觉得到自己的状况是真的在好转。
  眼睛未睁开,眼泪下滚了下来。
  林小娴见到千凝流泪,心下更酸楚了。千凝对昊天信仰那样坚贞的一个人,却怀上了孩子,心里不知道有多屈辱。
  “千凝,是我,林小娴。如果你愿意,就把事情的始末告诉我,好吗?”
  千凝缓缓睁开眼,看着林小娴,泪如泉涌。“娘娘……”
  有千言万语,千凝却不能说。
  这个孩子的问题太多了。林小娴还不知道这是她的孩子,已经很伤心难过了,如果她知道,只怕会痛到心碎。
  泪水更汹涌地从千凝脸上奔流下来。
  千凝把目光移向了穆冽宇,没说话,也没用灵力传音,只是脑子里想了一想,转动了念头了。
  千凝相信,以穆冽宇高超的神听术,一定能“听”到。“陛下,不能说!这孩子是娘娘原肉身的。穆拓宇从万界吃喝玩乐联谊会偷了娘娘原来世界的肉身,取了胚胎,想用来制造他自己的孩子。因为娘娘的原肉身已经故去了,这胚胎是经过特殊神仙手段才重活生机……”
  千凝把与穆拓宇的交易前前后后都说了一遍。
  念头闪过,比语言和灵力传音速度都快,瞬息之间,已然完成。
  “对不起!我以为只要丢掉穆拓宇的种子就可以了……我只想保住娘娘的孩子……我万万没想到双月昊天宫里竟然还存有您的……我更没有想到轩辕凝有这样龌龊的心思。轩辕凝不知道这孩子的母亲是娘娘,她以为是我的……我只跟她说我被穆拓宇害了,没说别的……”
  千凝没有隐藏自己的念头。她知道,林小娴不会神听术。
  不光穆冽宇“听”得明明白白,穆一帆和安哲文也“听”得清清楚楚。
  三个男人都愣住了!
  穆拓宇这是要多变态,才会想到这么龌龊的主意!
  林小娴找她原世界肉身的事儿。尽管林小娴没说,但穆冽宇知道。古族的忠心从来靠不住。
  穆冽宇知道林小娴寻找她的原肉身是为了回家,所以对林小娴的一举一动格外关注,生怕林小娴就跑了。
  知道林小娴的原肉身没了,穆冽宇暗自高兴了许久。
  可现在,一想到那具肉身在穆拓宇受理,穆冽宇就格外难受了。
  这事儿当然不能让林小娴知道。
  林小娴若知道,定然会感到恶心并痛苦。
  不需要任何语言,三个男人都赞同千凝的想法,不能告诉林小娴,不能叫林小娴知道她的原肉身被慕拓宇盗取这件恶心事儿,不能叫林小娴知道眼下这可怜孩子是她的骨血。
  一无所知的林小娴看到千凝哭得如此伤心,也不由泪下。她柔声说:“千凝,别哭,你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千凝哽咽着说:“是轩辕凝。她在双月昊天宫留了一个傀儡分身。”
  林小娴抹了一把泪,说:“你跑双月昊天宫去做什么?”
  千凝哭着说:“娘娘,我也是轩辕凝人为造出来的孩子。可是,娘娘,您信我,我绝没有主动做过任何背叛您的事!这孩子,我……我……”
  林小娴从空间里拿出一张手巾,帮千凝擦拭泪水。“千凝,我信你。”
  穆冽宇也说:“朕也信你。”
  林小娴蓦然回头,瞪着穆冽宇。
  穆冽宇愕然,冲林小娴一摊手。“小娴,其实……我……”
  林小娴善解人意点点头。“阿冽,我知道,这是你的孩子。无论如何,血浓于水!这孩子既然是个鬼胎,想来他的生母已经不在人世了。我会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疼爱的。阿冽,这孩子,就算是我和你生的,可好?”
  林小娴说得真心实意。她正好没办法生孩子。若是能有个孩子养养也挺好。
  林小娴话刚说完,穆冽宇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他猛地回过神来。天啦,这是他和林小娴的孩子!
  林小娴眉头微皱,穆冽宇的情况不太对。他不但没再坚持要打掉孩子,脸上还隐约有了喜色。
  唉……口里说不要不要,身体很诚实嘛。
  千凝的泪水猛然止住。
  穆一帆和安哲文也反应过来!
  天!
  轩辕凝和穆拓宇千般算计,竟是成全了穆冽宇和林小娴。
  安哲文还能沉住气,穆一帆却没稳住,蹭地就蹦到千凝床头,恨不得立即就赶紧把娃娃掏出来抱抱似的。
  穆冽宇赶紧喊住他。“一帆,算了。毕竟是一条命,就听你四嫂的,留他一条生路吧。”
  这样的掩饰很粗糙,却把林小娴瞒不过去了。
  林小娴瞪着穆一帆。“一帆,你想干什么?”
  “我……我……”穆一帆止住了脚步,眼睛盯着千凝的肚子看了几秒,猛地转身朝外跑,跑了几步,又想起在座的人不需要回避,就在门口停下来,拿了万界仪出来,点了几下。
  “老师,快帮我想办法,救救那孩子!”
  万界仪的那一头,华医神的声音懒洋洋的。“一帆,你可想好了!要救他的代价很大,就算诅咒解开了,生下来也不一定能活多久!那是个鬼胎,一降生就会遭受天谴,可能活不过一秒,就天雷劈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