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六章 差点暴露了


小说:替补甜妃  作者:幻想会瘦
  穆冽宇差点就把话抢过来说:哪怕只能活一秒……
  林小娴对着穆一帆的方向大喊:“老华,别废话,你赶紧过来!哪怕他只能活一秒,他也有活的权利!”
  华医神下一秒就出现在了林小娴面前。不是本尊,是投影。本尊反复穿越代价太大了。
  “小神见过世子、世子妃。”华医神小心翼翼地拱了拱手。
  一投影过来,华医神就发现气氛不对。房间里的人,除了林小娴,全都瞬间全神戒备,思维可以凝滞。这是处于“沉默”状态,在防备神听。显然,就是在防备他这个神灵呀。
  至于林小娴,隐默族,根本无需特意沉默。她始终处于不可窥探状态。
  华医神赶紧把自己的注意力从其他人身上依靠,只落在林小娴身上。他一点都不想知道谁的秘密。
  林小娴没发现有何不妥,冲华医神招手。“老华,快来看看!”
  华医神来到千凝身边,把手虚悬在千凝腹部上方。掌心隐约有金光辉耀。
  过了许久,华医神开出了一张长长的方子,交给穆一帆,让穆一帆去准备。
  穆一帆应声,拿着万界仪开始在闲网上搜索相应物品。全要最好的。
  “世子妃,您最好请水神尊出手帮忙。这伏魔丝非同一般。”华医神郑重地对林小娴建议道。
  林小娴虽很自信,但也知道轻重,事关千凝和胎儿的性命,不是逞能的时候。水奴肯出手,自然最好。
  自认和水奴八字不合,林小娴看向穆冽宇。
  穆冽宇给了林小娴一个“放心”的眼神。
  林小娴的丹田内,小冰块儿林天璃一听到“水奴”二字,就抖了一抖,迅速缩进了昊天小娃林天豪的衣领里面。
  水奴来得很快。
  一滴水滴突兀地从虚空中冒出来,随即发出一声懒洋洋地低呼。“咦?好熟悉的味道。”
  林小娴不动声色,把双手叠放在腹部,微微屈膝,对着半空中的水滴行了礼。“小娴见过水前辈。”
  水滴绕着林小娴转圈儿。
  林小娴羞涩地微笑道:“水前辈,不是我怀孕啦。”
  水奴懒懒地轻哼了一声。“不是你怀孕,你捂着肚子做什么?”
  林小娴大方地把双手摊开,耸了耸肩。“给您行礼啊。这叫屈膝礼。”
  水滴在房间里绕着圈儿飞。
  穆冽宇不明其意,指着千凝说。“水姨,千凝在这儿。”
  “你们有没有看到我男人?”水奴问。
  穆冽宇一下被整懵了。“啊?”
  林小娴噗嗤就笑出了声儿。“噗——水奴,你们天露还有男女之分?”
  水滴冷哼了一声,不再言语,直接投入千凝体内,消失不见了。
  水奴就没打算把伏魔丝取出来。水滴一投入千凝体内,就把伏魔丝都给融掉了。
  轻松、快捷,好像那些伏魔丝就是雪丝儿,随便一点温度就消融了。
  消融了伏魔丝,水滴儿竟没有见少,径直没入胎儿体内,与胎儿融合了。
  华神医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那滴水,应该是从水神尊本体中分离出来的精华,是修炼了数十万年的天露!
  几乎是立竿见影的,胎儿就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
  明明先前还个发育迟缓的残胎,要死不活。一滴水下去,眨眼间,胎儿就发育齐全了,还结实有力的蹬了下小腿儿。
  胎儿那一身的诅咒竟然就全消了,只剩下最后一种。
  华医神忽然有点郁结。他刚绞尽脑汁,开了方子,列了长长的购物清单,内心还很忐忑,不知道能否有用……
  “咦?”水奴慵懒的声音变得很惊诧。“怎么可能!”
  天露就是解厄祛毒的圣药。
  诸天万界,再没有比水奴水圣尊的本体天露更好的解厄祛毒药了。
  诸神的厄难都能消解!
  却偏偏没能全解了这胎儿身上的厄咒。
  水奴不由不惊诧。
  林小娴一直在用灵力丝滋养千凝,是以对胎儿的变化极其了解,但她并不能看出还有一种厄咒未解,惊诧道:“怎么了,水姨?”看在水奴帮了这么大忙的份上,林小娴就改了口,跟着穆冽宇称一声“水姨”了。
  水奴的声音又恢复了慵懒。“诸天万界还有许多我不能解的灾厄,看来我真得去找我男人了。融掉他,与他合二为一,我的能力应该能提升一些些。”
  林小娴故作震惊地问道:“水姨,你男人是谁?他在哪儿?我帮您找!”
  “不知道。很多很多年前……嗯……那时候还没有神界,我曾和他相遇,都融了一半了,他突然逃掉了。”伴随着水奴的声音,在场的人都看到了一副逼真的画面。
  苍茫的虚无处,神秘的空间里。
  一滴水和一块冰儿不期而遇。
  没有任何交流,也没有任何战斗。
  自然而然的,水滴就包裹住了冰块儿。
  冰块儿渐渐消融于水。
  忽然,冰块儿猛地一挣,就从水滴地温柔包裹里逃了出去,化作一道光,嗖地消失不见了。
  “唉——当年初见,我心暗许,可惜君心不予,叫我思念至今……唉……林小娴、冽儿,你们若看到他,帮我把他抓回来吧。”
  穆冽宇好生尴尬一笑。“水姨,我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
  水奴的声音变得急促,打断了穆冽宇。“冽儿,你见过他!他在哪儿?”
  穆冽宇使劲儿瞪大了眼,努力让自己的头脑处于空无状态。“啊?啥?”
  空中突兀地出现一个大水球,砸了穆冽宇一头一脸。
  噗——
  穆冽宇就成了个湿漉漉的水人儿。
  “小没良心的。”水奴轻声骂道。
  穆冽宇抹着脸上的水,尬笑。“谢谢水姨救我儿子。请恕冽儿无能,您要找的那位,我得罪不起呀。”人家合二为一是结为伴侣,您老人家这是要命啊。
  林小娴赶紧拿了纸巾出来,帮穆冽宇擦拭,抱怨道:“水奴,叫您一声姨,您还真端上了!说喷就喷,瞧把我夫君给湿的,感冒了可怎么好!”
  “林小娴,你混蛋!”伴随着水奴一声气闷地低骂,一滴水从千凝腹部快速冒了出来,破开虚空,消失不见。
  “呼——”穆冽宇轻呼了一口气。好险啊!差点就把林天璃给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