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惊变


小说:左明天下  作者:老白猪
  张九言爹娘坐在堂上,高兴的那是合不拢嘴。
  特别是喝刘怡宁送上来的媳妇茶,张九言娘更加是满脸笑得见眉不见眼,直夸儿媳妇懂事,要张九言好好对待。
  拜完天地,先将刘怡宁送入洞房,张九言则是还要招呼一众亲朋好友。
  虽然说春宵一刻值千金,但是作为主人,来了那么多的亲朋,张九言哪里有躲起来的道理。
  特别是黄雅升黄公子来了,他更是要来敬酒。
  “言哥儿,恭喜,恭喜啊,没想到言哥儿如此有能力,
  不但马上风光无限,便是这马下,也是一样情场得意,看的人好生羡慕啊。”
  黄雅升和张九言那是老关系,他对张九言也是极为的赏识。
  要不然,也不会对张九言提供那么的帮助,现在张九言有今天,他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张九言诚恳的对黄雅升拱手,说道:“公子,没有你,就没有我张九言的今天,大恩不言谢,今天我作陪,公子一定要吃好,喝好,尽兴。”
  “哈哈哈,,,”
  张九言这感恩的态度,是黄雅升最为欣赏的。
  平心而论,黄雅升帮助过的人不止张九言一个,但是能够将这恩情时刻记在心里,一刻不曾忘记的,却只有张九言一个。
  这样的张九言,看得黄雅升也是高兴,感到欣慰。
  两人对饮数杯,相视大笑。
  但谁知就在这时,张九真一脸严肃的进来,小心找到张九言跟前,对张九言轻声耳语。
  张九言听罢,一下就是眼露凶光,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变刚才还和风细雨一下就是变得杀气腾腾。
  黄雅升心中诧异,关切问道:“言哥儿出了何事?”
  张九言重新镇定心神挤出笑容,说道:“没事公子你先喝着,我去去就来。”
  “好言哥儿自便。”
  “嗯。”
  说着话张九言悄悄离开了千户官厅,没有惊动任何人。
  但是黄雅升还是不放心,心里有了疑惑,担心出事。
  不过此时的张九言早已不是吴下阿蒙他也帮不上什么忙,只得是希望今天大喜的日子,不要出事才好。
  一出千户官厅,高杰便是迎了上来,正要说话却被张九言压手制止。
  “我知道,出去再说。”
  而后张九言跨马往千户所外面去,高杰数十人也是紧步跟随个个严肃认真,更有怒气显现看得街道上吃酒的人人人侧目。
  “没事没事,你们吃好喝好。”
  张九言在马上对一众军户家属安抚,让他们不要担心。
  军户家属们这才是稍稍心安,心说将军神勇盖世,他说没事,那就没事。
  真要有事,那我们就一起上。
  到了千户所外,只见刘宗敏正带着千余士兵,正在和一彪人马对峙。
  张九言眯眼看去,来的那伙人也不多,只有百余人,不过他们却人人有马,威风凛凛,怪不得刘宗敏如临大敌。
  张九言眉头皱了皱,打马上前,到了队伍前面,对对面喊道:“贺人龙,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你这是何意?”
  不错,来人正是那贺人龙。
  这一次贺人龙突然造访,还带来了一百多骑人马,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真要打起来,那也是一件震动陕西的大事件。
  面对张九言的厉声质问,贺人龙却是丝毫不显慌张,竟然是翻身下马,独自一人,向张九言走来。
  贺人龙这奇怪的举动,顿时引起一片骚动,大家都不知道贺人龙是什么意思。
  就连张九言,也是心里惊讶,对贺人龙此行的目的,有了怀疑。
  贺人龙走到张九言十步左右停下,大笑几声,说道:
  “张九言,听闻你今日大婚,本将特来讨杯酒吃,不知道你欢不欢迎?”
  张九言一楞,随即大喜,大笑几声,也是翻身下马,走到贺人龙面前。
  “欢迎,欢迎,将军里面请。”
  贺人龙独自一人来到张九言面前,这其实也已经是释放了足够的诚意,意思就是希望和张九言彻底和解,
  以前的事情别管谁对谁错,不提了,以后大家和平共处。
  贺人龙如此诚意,张九言本就没有记恨他,那当然是高兴,和平共处,对大家都好嘛。
  两人和解,两方人马也是一下放松,人人皆是松了一口气。
  而后张九言命人好生款待贺人龙部下,自己,则是亲自将贺人龙请进千户所。
  一进千户所,贺人龙见到千户所内喜气洋洋,每个人的精神面貌和自己离开前,那是截然不同,
  他们都是脸上洋溢着笑,眼睛里面都是充满着希望的光泽。
  再看街道两边,那边边角角,里里外外,都是打扫的干干净净,收拾的妥妥贴贴。
  即便是此时街道上摆满了酒席,但是地上却不见任何垃圾,垃圾废物都是装在边上的一个木桶里。
  贺人龙大为惊讶,他没想到短短时间,千户所的变化竟然这么大。
  再一次,贺人龙看向张九言,目光中隐隐有那钦佩之色。
  进入千户所官厅,张九言将贺人龙请到主要席位坐下,对他热情招待。
  贺人龙有心和张九言和解,自然对张九言的热情招待也是来者不拒,
  两人喝的那是极其痛快,看得众人连连叫好。
  最后贺人龙喝醉了,张九言让人送他去客房休息。
  张九言自己也是喝的迷迷糊糊,被人送入洞房。
  “言哥哥,,,言哥哥。”
  张九言酒醉之下,进到洞房,倒头就睡,
  一边的刘怡宁见此,不由得是露出笑容,让丫鬟小环取来醒酒汤,给张九言喝下。
  一碗醒酒汤下肚,张九言果然是清醒不少。
  似醉非醉的朦胧中,张九言见到刘怡宁打扮的清雅高贵,唇红齿白,一下就迷住了。
  都说女人最漂亮的时刻有两个,一个是穿上嫁衣的时刻,一个是当上母亲的那一刻。
  这两个时刻当时是极尽褒扬,前者是对外貌的褒扬,后者是对伟大母爱的褒扬。
  而此时,刘怡宁无疑便是属于前者,那种令人看了一眼,就舍不得移开视线的美丽和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