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三招杀敌,滴水成冰


小说:猫真人  作者:章渝
  沈渔深深地吸气,呼气,让全部的精气神集中在一切,然后进入古井无波的状态。
  面前的老人,很强,很强,非常强!
  强到了如果粗心大意,就会死掉的地步。
  可是……有时候面对挑战,你就一定要狠狠的迎上去!
  ……
  几名正装革履的老人,微笑着从二楼的楼梯上走过,周围的人见到了他们,都会以一种很恭敬的姿态行礼。
  他们都是剑道大会的评委,听到下面吵闹起来,听说杜昆仑还要出手,大家一下子有了兴趣,于是下来看看。
  四周的人给他们让开了道路,他们来到了擂台边,等候着战斗的开始。
  “老杜又欺负小孩子了。”
  有人这样的说道。
  然后,大家笑了笑,就像是看玩笑一样的,看着赛场。
  欺负小孩子就欺负小孩子了,他们这些人怎么会阻止,这样会不会激怒了老杜?
  ……
  雅子紧紧地握着拳头,等待着战斗的结束。
  “你等着,等这个王八蛋死了,我会好好的炮制你!”
  卢艺乾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旁,低声的威胁到。
  理都没有理会这个人,雅子继续看着擂台。
  “别担心,会赢的。”
  那个人这样的对她说。
  那么,她就相信他,他一定能赢的!
  ……
  三百里外的富士山,白雪皑皑,三千五百里外的泰山,这时候依旧是烟云缭绕吧?
  杜昆仑此时此刻,他突然想到的,却是自幼习武的地方,泰山那高耸入云的高峰。
  那时候,他是一位单纯的孩子,想的就是如何磨练武功……
  可是,那种单纯的岁月,再也回不去了!
  “中!”
  他左脚向前一步,手中的竹剑以泰山压顶之式直劈而下,这一剑浑厚猛烈,直取沈渔的中宫。
  他老了,内力可能也不如这个年轻人,但是他却从一开始,采用了最直接、最猛烈的攻势!
  泰山上的迎客松,此时此刻,应该还是青翠欲滴吧?
  这一剑,如同迎客松下的猛虎,狰狞而又充满了獠牙!
  长剑劈出去在空中微微的颤抖着,间不容发之中,每一次都附加了一层的力量,这是剑技登峰造极的体现,龙门三叠浪被融合在泰山压顶之上。
  沈渔往后一退,这一退,让围观的那几名老年人微微的咦了一声。
  他们旁观的时候,看不出沈渔有什么出奇的地方,甚至有人嘲笑杜昆仑是不是小题大做,一开始就用杀招,但是现在,沈渔这一退,却让大家看出了门道。
  这一退,退的巧到巅峰,正好退出了杜昆仑的攻击范围之外,而他放在了腰间的竹剑,正好蓄势待发,随时可以劈出去。
  以守为攻,很不错!
  “杀!”
  杜昆仑的竹刀,在不可能的地步,突然间再次以向下的姿态变换为上撩的劈砍,雄厚猛烈的泰山压顶变化成了一剑飞天,竹剑从下而上,刷的一声反抽过来。
  这一剑,仿佛逆转了天地,这一剑,没有练出气的高手,根本想象都想象不到!
  这一刻,杜昆仑的毛发全部的张开,身上的肌肤变成了通红,气血之力全部运行,大滴大滴的汗水顺着这一剑飞溅而出。
  “好!”
  旁观的人大声的叫好到,所有人都在欢呼,杜昆仑这一刀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如果有人把水和火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呢?
  本来完全不相干的两种剑招,被杜昆仑以巧到巅峰的手段融合在一起,从此之后,泰山压顶这一招,被人所诟病的,出招太狠太猛的以至于对方躲开之后容易被反击的弱点,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这一刻,正是沈渔往后退然后全身重心后仰,无法发力的那一刻!
  “厉害!”
  下一刻,旁观的武者们发出了大声的喝彩,因为沈渔的抵挡实在是太精彩了,按照常理,他刚才的退后导致全身肌肉等都无法继续向后退去,可是沈渔手中的竹剑,直接点在了地上,而他的身体,借助这一剑又朝后退了三尺!
  他居然用竹剑点地,在不可能的时刻避开了第二刀!
  这样精彩的战斗,让所有人看的心旷神怡。
  然后……杜昆仑再次以一种让所有人瞠目结舌以及不敢相信的目光,活生生的扭转了竹剑向下的姿态,又是一记劈杀!
  就像是一百公里时速的火车突然直接掉头,就像是飞出的子弹突然消失不见,这种违反常理的剑法,杜昆仑再一次的施展出来!
  他已经是第二次施展开来,完全违背了常理!
  这就是气的应用,这就是杜昆仑的剑法!
  学剑六十年,他可以施展出花样繁复、连绵不绝的精巧剑法,也可以化繁为简,来来回回的就是两剑决胜负!
  所谓的剑术,不过是劈砍两字而已。
  沈渔已经被他逼入了绝境
  这一刻,沈渔再也无法后退了,他的后面就是擂台的缆绳,而且沈渔也没有退!
  杜昆仑第三剑的时候,沈渔直接迎了上去,两个人的竹剑在空中互相的划过,下一瞬间,血光四起。
  沈渔的胸前上,多了一道深深的伤痕,而杜昆仑则是静止在哪里一动不动。
  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卢艺乾的大伯卢宏伟一个起身,落到了擂台上,来到了杜昆仑的身边。
  擂台下面立刻传来了嘘声,在生死决斗的时候,除非裁判阻止,或者双方的代理人抛出白毛巾,不然决斗的时候,任何人都不得冲上擂台,不然决斗的一方会很被动甚至失去了生命,这时候,如果沈渔一刀砍死了卢宏伟,只需要承担较轻的罪责。
  “老杜,你还好吧?”
  卢宏伟的手指点在了杜昆仑的脖颈上,同时冲怀中慌忙的掏出喷雾剂想给杜昆仑包扎,这时候明眼人都看出了杜昆仑情况不妙,不然他为什么一点点反应都没有?
  发生了什么,怎么是沈渔赢了?
  两个人的竹剑在那一刻,速度之快根本不是人眼所能看清楚的,周围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停止了呼吸,等候着战斗的结果,可是,为什么卢宏伟会冲上擂台?
  好在周围有高速摄影机。
  高速摄影机开始以十六倍的满速来播放画面,大家看到的是沈渔和杜昆仑几乎同时击中了对手。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很微妙,正好在竹剑刚能碰到对手的情况下。
  杜昆仑的竹剑击中了沈渔那一刻,沈渔的身体微微的倾斜了一下,薄薄的盔甲偏了四十五度角,以一个斜面对着竹剑,杜昆仑的这一剑,最后关头还是被带偏了,但是这一点点的偏转不算什么,薄薄的护甲在杜昆仑的从竹剑下崩裂消失!
  这一剑,是从物理意义上,直接抹去了沈渔的护甲,然后一剑砍在了沈渔的右胸上。
  这一剑,杜昆仑的剑气勃发,高速摄影机能够捕捉到杜昆仑的竹剑前面出现了模糊不清的喷射气体!
  而几乎同时,沈渔一直停留在腰间的竹剑甩手而出,从杜昆仑的脖颈前划过,只差一分的距离就击中了杜昆仑,但是也只差一分!
  杜昆仑这一剑击中了沈渔胸口的时候,比沈渔反击早上那么一点点,杜昆仑就是借助这一点点,身体往后退了一份。
  沈渔没有击中杜昆仑!
  可是……为什么杜昆仑不动,为什么他……
  就在这时,杜昆仑的脖颈上突然出现了一道红色的痕迹,下一刻,他喉头的鲜血喷涌而出。
  高速摄影机开始重播画面,这时候,大家才看出来,第二剑,杜昆仑反手撩杀的时候,全身毛孔张开,大量的汗水喷洒而出,其中不少顺着竹剑飞向了沈渔,其中有一滴落到了沈渔竹剑上。
  然后下一刻,当沈渔反击的时候,那一滴晶莹的汗水,顺着沈渔的竹剑,通过剑身剑尖,最后巧到巅峰的,出现在沈渔劈砍杜昆仑脖颈的那一刻。
  这一滴汗水,变成了薄到了极致的冰刃,划过了杜昆仑的脖颈,割断了他的血脉、气管和一部分神经。
  在他用尽了全力,没有一丝真气护身之时,在他全力用老,无法抽身回去的时候。
  之所以鲜血没有立刻喷洒而出,因为冰未曾溶解。
  最柔弱的力量,杀死了最强的人。
  白露真气,滴水成冰。
  唐国泰山派第一高手,杜昆仑,死。
  ……
  沈渔静静的看着裁判宣布比赛停止,看着那些人手忙脚乱的把杜昆仑抬下去,什么话也没有说。
  只是轻微的咳嗽着,捂住了前胸。
  雅子一脸担心的来到了沈渔面前,想要看看沈渔的伤势,却被沈渔挡住了,摇了摇头。
  裁判走了过来,不情愿的检查了竹剑,查看了沈渔的伤势,这些在决斗一方死亡了的情况下,都需要做笔录的。
  最后,他不情愿的宣布战斗结束,沈渔赢得了胜利。
  沈渔点点头,他从战胜了杜昆仑之后,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当然这很正常,内家高手受伤之后,往往都会专心疗伤。
  “等一下。”
  直到……直到面前卢家的那个中年人,用恶狠狠的目光看着沈渔。
  “沈渔,杜昆仑前辈当年对我有大恩,如今他死了,你敢不敢和我一战?”
  这是卢艺乾的大伯卢宏伟,很少有人知道,他也是卢家的定海神针,平日里他不显山不露水,就算是被评为樱花杯环球剑道大赛的评委,对外也说自己是滥竽充数,但实际上,杜昆仑能和他平辈论交,就能看出他的修为到了什么地步。
  “呵呵,你还要不要脸?”
  雅子也没有客气,扶着沈渔要离开擂台。
  “好吧,你用卑鄙无耻的偷袭杀了杜前辈,这笔账,我会记住的,可惜你今天怕了,不敢和我生死格斗。”
  卢宏伟耸了耸肩膀,他只能让开,万众瞩目之下,他根本不可能出手杀掉沈渔,就算是知道沈渔现在身负重伤,一身战斗力也不到五成了。
  唉,下面要赶紧联络人,想办法收拾……
  “等一下,雅子。”
  沈渔的身体停了下来,说话的声音有一点点沙哑。
  “你想和我决斗?可以,生死签,不过你我战斗前,我要先履行上一个签,和卢艺乾的决斗,你们卢家人敢不敢?”
  沈渔很是平静的说道。
  “可以,艺乾,第二场你上!”
  卢宏伟毫不犹豫的点头称是。
  一位练出真气的武道高手,有多么的可怕,这一点大家族的人都知道,而一位能够在公平战斗中干掉杜昆仑的武道高手,能够给卢家造成什么样的伤害,卢宏伟一想起来就是全身冷汗。
  沈渔还很年轻,不到三十岁的他,在被废了一只手,孑然一身被赶到了东瀛,只用了不到三年的时间,就变得如此的厉害,那么让他在成长下去怎么办?
  卢家和沈渔的仇恨,那是比天高。
  虽然沈渔现在是一个人,但今天的比赛之后,沈渔会被许许多多的势力所邀请,他们会很高兴有沈渔这样的高手,用尽手段来和沈渔拉关系,而卢家,会提心吊胆几十年,等候着这个人的报仇!
  一名高明的武者,就是一只小型的军队。
  “大伯,我……”
  卢艺乾没有想到,自己被牵扯进来了,下一刻,他满头冷汗。
  不,从沈渔杀掉杜昆仑开始,他就已经满身冷汗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沈渔的战斗力这样的强,三招之内杀了杜昆仑,而他居然还不知死活的向这个人挑衅!
  他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子,为什么刚才要嘴贱,嘴贱挑衅沈渔,他完完全全可以高高兴兴的在京都好好玩耍,什么都不用管!
  他还年轻,他不到三十,他有着……
  “到了你为家族奉献的时候了。”
  卢宏伟平静的说道,卢艺乾是二弟的孩子,平日里很受大家的喜爱,但是今天就算是二弟在这里,也会毫不犹豫的让他上场。
  以他的生死,来换一个可以杀掉沈渔的机会,这个机会千载难逢!
  “你六级剑士,他身负重伤,你有赢得机会,而且我们还可以暂停比赛,主动认输。”
  卢宏伟嘿嘿的冷笑着,然后扬声对着沈渔说道。
  “沈渔,你敢发誓,赢了我的侄子后,会和我生死一战?”
  “我沈渔以自己的父母发誓,和卢艺乾一战,无论胜负,都会在今日和你一战,你敢吗?”
  场上场下一片寂静,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卢宏伟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