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大决战 9


小说:火影之宇智波的逆袭  作者:冰碴儿肉墩墩
  宇智波阳躺在忍犬背上,仔细思考者接下来的走向,按道理说木叶这次桔梗山会是惨胜,惨到多年以后人们都不愿意提起。
  自己的到来,也只是稍稍让这一切,有了一点转机而已。自己一个人根本无法左右这场战争,真能说通过几次抢眼的表现,在胜利的天平上,为木叶加了几个筹码。
  现在自己回去参加河之国的收尾战,以波风水门的风格,会把最难啃,也最有可能是他,行动目标的任务交给他自己。
  那自己的任务应该是那种,很繁琐的,麻烦任务,这样很消耗精力不说,完成后也不会很抢眼。
  呵呵,这很正常,要换自己是指挥官,波风水门这会还在砂忍村脚下,等着新一轮袭扰呢。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何况他的目标还是火影。火影哪有让来让去的,现在这年头,连三代亲自指定继承人,都不好操作。波风水门就算不错的了,人家不玩阴的,就是摆明车马竞技较量。
  来明面的,自己可是一点也不虚。就怕他不来阴的,有人帮他上眼药啊。比如他那个一生都畏惧宇智波如虎的火影师公,还有那个防宇智波像防杀父仇人的锅影团跑跑。
  这个火锅组合,在某件事上是默契十足的,就是哪怕木叶让三代干到死,也不能让宇智波抬一点头。
  自己的功绩,是一定会被削的。不过自己来的时候,已经想得很明白了。这次就是要让木叶忍者知道,某些人嘴里说的,和手里做的可是不一样哟。
  尤其什么一碗水端平,什么村子是我家,大家都是一家人,什么木叶的每一个忍者,都会受到公平的待遇。那就看看到底如何,我害怕你都给我呢。
  尽管大家心里清楚,对于宇智波的局势没什么帮助。但只要埋下一颗种子,在未来的某一天,一定会让他发芽的。
  这也是自己这么做的原因,长久以来的努力方向,就是在木叶人心里留下一颗种子,怀疑的种子,当一件一件的事情,不断地撕破你们肮脏的嘴脸,就像是给这颗种子不断地施肥浇水。
  有那么一天就会发芽,甚至是长成参天大树。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原著中宇智波鼬的一句话,很好的说明了,什么样的人才能当火影。
  火影不是当上了就能得到大家的认可,而是被大家认可的人,才能当上火影。
  如果木叶的忍者和平民,不再那么相信,信任木叶的高层,那也就是他们下台的开始。
  宇智波不会等到那一天,因为在那之前,自己就会让高层彻底死光。志村团藏,我就算在风之国战场,也每每在送往水之国和木叶的信函里,再三叮嘱要小心你。
  尤其是木叶的家里,你团跑跑的大名,我妻子家人可是如雷贯耳,你的威胁指数在他们看来,要比一尾守鹤还要高。
  这都要归功于我最近每日的家书,千叮咛万嘱咐。别人我还真不放心,可是自己母亲,还是可以让自己放心的。有她防着那老阴逼,护着自己家里人,是没有问题的。
  远远地已经可以看到几名暗部忍者,向着这里跑来,双方没有剑拔弩张,大家又不瞎,宇智波阳现在在这片战场上,连砂忍都能十分准确的认出来,更别说木叶暗部了。暗部人员给宇智波阳一个位置坐标,便继续他们的任务了。
  宇智波阳按照位置很快到找到了,木叶河之国的主力。走进简陋的营地,还有忍者向他问好,宇智波阳为此心情大好,你看多少还是有点用的,他高兴可不是因为那点虚荣心,他高兴是他的策略没有错。
  也就是说这一趟没白来,自己也没白费功夫的打苦工,平白为他人铺路的傻事,自己还得继续,不然不够惨,没错自己现在就是来这边卖惨的。最好卖在自己老室友奈良鹿久的小心窝里。哈哈哈
  “鹿久,鹿久,”宇智波阳大声喊叫,像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野爹。
  奈良鹿久一脸尴尬的挠挠头,这货刚回来就要黏上自己,是大年糕吗?一点高手风范都没有,真是感觉有那么点高兴,呵呵
  奈良鹿久本来想装出,一副公正严明的样子。但看到这憨货向自己撒欢的跑了过来,又觉得有些好笑。
  “回来了?回来就好,你的是我们已经让大家都知道了,干的真是不错啊,真是给咱们木叶涨了大脸了。”奈良鹿久笑着打趣道。
  宇智波阳耸耸肩,“对面太没劲了,就每天在那等我上去,打一架死几个人,然后看我走,也不追,哎~一点血性都没有,真是无趣的很。”
  “不是他们不想追,是他们的高层不让追。砂忍村并没有我们想的那样有进取之心。高层更多的是想安于现状,如果不是三代风影的失踪,砂忍村不得不转移内部问题,他们不会发动这场胜算不大的战争。”奈良鹿久说道。
  “这我当然知道了,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战争也是为政治所服务的。话说水门去哪了?”宇智波阳说道,目光还看来看去,毕竟这里看起来并不大,要找人还是很好找的。
  “水门出去了,一会就会回来,然后召开战前会议,你回来的正是时候。”奈良鹿久说道,他得目光看向了宇智波阳,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战争也是为政治所服务的,就凭这两句话,就道尽了大国战争的本质。
  宇智波阳连我在内,我们大家似乎还是小看你了。想到这奈良鹿久,嘴角笑了笑,他有点想看看,这对当世最优秀的两个年轻强者,在未来到底有怎样的龙争虎斗。
  宇智波阳看着奈良鹿久,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总感觉鹿久好像在琢磨怎么搞自己。心里有点发慌。
  就在这时波风水门,带着一队忍者回来了。他看到宇智波阳,上前打着招呼。“一路辛苦了,多亏了你,我们才能摸清楚对方的布置,要不要休息一下,我们马上要召开战前会议了。”
  “不用休息,我们快开始吧,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宇智波阳摆了摆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