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章 踢死你


小说:驸马今天篡位成功了吗  作者:九黛迟
  驸马今天篡位成功了吗正文卷第084章踢死你顾愠和有想过扳回局势,可是这双腿就好似不受控制了一般,她每逼近一步,他便下意识后退一步。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就好似被施了咒语一般。
  乔明锦冷冷的望着他,忽然间抬起脚,猛然朝他踢了过去。
  这一脚,几乎用尽了她全部力量。
  这一脚,正巧踢中了他身上要害。
  顾愠和神色大变,神情变化极其丰富,还未来得及缓解身上疼痛,整个人便因为失去了重心而跌进水里。
  他这下子才明白,她方才一直往前逼着他走,原来是想为这狠毒的一脚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
  是他低估她了。
  他睁开眼睛,左右环视了一整圈,却发现她的身影已然消失了。
  她这就跑了?
  ……
  见他落了水,她撒腿就跑。
  这回她学聪明了些,没往门口跑,而是跳了离得最近的窗。
  这扇窗通向将军府后院,前世她虽说没有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但也知晓该如何找到一条最近的路线逃走。
  乔明锦跑的极快,穿过了好几个转弯,才到了将军府后院。
  后院里,有一个男子正在烹茶。
  她被吓了一大跳,还以为那人是顾愠和。
  那人的身形着实是有些熟悉。
  乍一看倒还真的有些像他。
  乔明锦又仔细一想,才想明白那人压根就不可能会是顾愠和。
  这才安下心来。
  顾愠和那个粗人,可没有那般雅兴。
  况且顾愠和又不是神人,他没法瞬间移动到这里。
  但这人毕竟出现在了将军府后院,乔明锦对他还是警惕了些。
  她藏在一颗槐树后,静静打量着院内那人。
  这人的身形瞧着确实是有些熟悉,可那张脸她确实是没见过。
  就在她疑惑不解的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了顾愠和带着些怒气的声音:“君朝!可有看见那丫头?!”
  只见顾愠和连身上的水都没来得及擦干,浑身湿着便追了出来。
  乔明锦默默向后退了两步,移到了更隐秘的地方藏着。
  那被唤做君朝的男子微微一愣,可手上煮茶的动作却未有半分停歇。
  他只是疑惑开口:“丫头?”
  顾愠和板着脸念出她的名字:“乔明锦。”
  君朝有些不解,“锦公主?你莫不是疯了,怎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堂堂锦公主怎么会在这将军府里?”
  他回的干脆利落,理直气壮:“我将她抓过来的。”
  君朝烹茶的手微微一顿,他抬起眼眸,难以置信的望向顾愠和,问道:“你是不是疯了?还是哪受到了刺激?怎么说起胡话来了?”
  “我没疯,我正常的很。”顾愠和又问:“你当真没见到他?”
  难不成这个人还真从他这将军府上凭空消失了?
  这算是什么道理?
  乔明锦藏的极其隐蔽,又给自己留好了后路,即使被发现了也能随时从后门离开。
  只是,她现在也没想明白,这个被顾愠和唤为君朝的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存在?他究竟是什么人?
  见到顾愠和无需行礼,好似与顾愠和地位相当,两个人就好似亲兄弟一般。
  只是她活了两辈子,也没听说顾愠和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个亲兄弟。
  君朝的身影看着有些眼熟,可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她不知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见过他,但她能确信自己一定是见过他的。
  君朝从惊诧中反应了过来。
  他摇了摇头,回答道:“我当真没有见到她,估计是从其他地方逃跑了。你现在追,或许还来得及。”
  说完他顿了一下,又继续道:“但我必须要提醒你,她是大齐嫡公主。你今天这般待她,着实是有违礼法。”
  顾愠和却答:“你看我什么时候管过这些。”
  他从未在意过这些,也从来都没有怕过什么。
  这一点乔明锦亦是清楚。
  她太明白将军府这个地方不宜久留,于是也没有多停留,将君朝的模样记下之后,便从那扇小门离去。
  小门后面是一处荒地,她绕过那一片荒地,没过多久便走到了大街之上。
  再望见这繁荣兴盛的街市,她刚想松一口气,便瞧见一辆马车朝着自己的方向疾驰而来。
  乔明锦连忙侧过身,正要躲过去,却在马车与自己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余光忽然瞧见马车内的人竟是谢初尧。
  这个傻子,原来还知道去救她。
  虽说是晚了一些,但好在她来了。
  她连忙开口唤了一声:“谢初尧!”
  谢初尧听见这声音,连忙命车夫停下了马车。
  他匆匆下了马车走向乔明锦,满脸担忧的将她上下打量了一整遍。
  “阿锦,你可有事?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乔明锦并未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一把将他拉过,径直上了马车。
  这个时候,离将军府越远越好。
  她现在一点也不想见到顾愠和。
  待上马车之后,她忽然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就好似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
  “我刚刚,差点没死在将军府。”
  “什么?!”谢初尧大惊,随即又问:“怎么会这样……他与你不是有婚约吗?为何要这般待你?”
  “他就是个疯子,竟想放火想要烧死我,好在我福大命大,从他那里逃了出来。”
  她说的就好像跟真的一样,谢初尧不敢相信却又没法不相信。
  谢初尧试探性的问了一句:“阿锦,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我为何要拿这种事情来骗你?”说完,她将衣袖展开,将被烧破的那一角让他好生查看。
  “你可看清楚了,这便是烧过的痕迹。好在我福大命大,熬了过来。”
  谢初尧看完之后惊诧开口:“他当真对你做了如此过分的事情,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进宫禀报陛下?”
  乔明锦骂道:“他就是个混蛋,你看我的脖子被他掐的。”说罢,便将脖子上的勒痕露出来让她去看。
  谢初尧瞬间愕然。
  顾愠和竟敢如此大胆,他居然敢对大齐嫡公主做出如此大不敬的事情。
  他这是不想活了?
  “我原本以为,你们二位会是一桩好姻缘,每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阿锦,你们若是成了婚,那日子可该怎么过呀?”